2020年3月12日

有数据显示,多数的成功交易者都是典型的“多头(公牛)”,换言之,他们更偏好于将宝押在市场的涨势上。这一点在股票市场里显得尤为明显。因而,世界头号对冲基金的经理们和普通玩家们也同样都在不断寻找着贬值的股票,这样的股票,一旦捕捉到,就可以为其带来巨额的利润。

不过,并不是只有从上涨的市场里才能获得财富,一个下跌的,“熊势”市场也是有利可图的。这正是著名电影《大空头》(The Big Short)中所生动描述的情节。很形象,但从某种程度上说,又是一种并不总能被大众所理解的方式。

这部影片的剧本改编自美国作家兼财经记者Michael Lewis的同名小说,该作者曾说过,只给观众解释复杂的概念是远远不够的:还需要让观众理解它们。影片特别关注到了美国次贷危机支持证券市场的宏观经济原因。尽管《福布斯》专栏作家Steve Danning对于该影片的历史准确性给予了高度的评价,但该影片——跟小说一样——并没有提及在这场危机背后,获利最多的那个人:亿万富翁约翰▪保尔森(John Paulson)。

在著名“空头(熊)”的队伍里,并不是只有保尔森一人。首先,让我们来回忆一下“空头(熊)”一词的由来。

第一种解释(也是最常见的一种)是,熊,跟向对手抬犄角的公牛不同,它是用爪从上面刷挠敌人。不过,这个术语的起源可能有点个别。比如,金融历史学家E. Morgan就认为,这一术语的由来可以追溯到17世纪,第一家证券交易所在伦敦的咖啡馆成立之时。早在那个年代,一些交易商就向外出售他们实际并不拥有的股票。据说那些人一直都在出售待宰的熊皮(如今这样的外皮被称为期货或者期权)。

那么,怎么才能靠出售不属于你的外皮来赚钱呢?

“从理论上讲,一切看起来就很简单了,”NordFX经纪公司的分析师,John Gordon解释道。“假设你认为由熊皮做的大衣马上就要过时了。那么很自然你就会反应到要做的一件事是,找到一个朋友然后问他借一件这样的大衣,并承诺说六个月后会归还。拿到这件衣服后,你会趁它还当季的时候立马卖出,赚到$1000。”

“让我们先在这暂停一下:你不再拥有这件熊皮大衣,但你却有了$1000并且还有在半年内把大衣还给你朋友的责任。”

“在接下来的六个月里,恰巧动物权益保护主义者又获得了一场令人信服的胜利,穿由天然毛皮制作的衣服,非但不流行而且还成了件很不雅的事情。这个时候,你回到市场,以$150的低价买了一件新的皮衣,并把它还给了你的朋友,并向他表达了你最诚挚的感激之情。这笔交易到此结束,给你带来了$850的收益。”

“‘空头(熊)’根据这个模式,开展现代金融市场业务,” John Gordon继续说道。“只是现在他们用从银行或者基金公司那里借出的股票或者现金,替换掉了毛皮;而以按照交易大小返还债权人利息的方式代替了他们的感激之意。”

或许外汇市场里最著名的‘空头’运作,要属由George Soros在1922年引发的英镑崩盘事件了,当时他和他的量子基金利用借来的资金,使相当于150亿美元的大量英镑,几乎瞬间就涌进了市场。

《华尔街日报》和《德国人》两家报纸转述了德国银行行长Helmut Schlesinger的一句话,便是此次运作的催化剂。在这些刊物中写道:即使是在德国利率收缩之后,一、两个欧洲货币也仍将可能面临压力。

就是这些!没有必要再多说什么了。索罗斯(著名金融专家)和其他金融人士断定,这其中一种货币或许就是英镑,在当时该币种已经被严重高估了。索罗斯立刻着手卖掉了他手里的英镑(或者,更确切地说,应该是他已经借到英镑)。在他的带头下,其他金融家也迅速做了同样的事情,为了稳定利率,英国央行被迫全部买下这一巨大的资金储量。

但这种努力却失败了:英国人投降了,就因为一句无害的而事实上却是被媒体错误引用的文字(并且还在索罗斯某种程度的帮助下),英镑兑德国马克下挫15%,而英镑兑美元下跌了25%。”结果是,市值150亿美元的量子基金摇身一变,首先升值到了190亿美元,而数月后又上涨到了220亿美元!

索罗斯的这一担保充分证明了金融界里的一句俗话,那就是“价格提升需要资金,而价格的下降只需要它自身的重量即可。”

有趣的是,约翰▪梅杰(前英国首相)政府的这一经历并不是英国人第一次遭受“熊市”如此的重创。早在1720年就有这样一件引人注目的事件,当时由于英国议会通过采用了《皇家交易所法案》所引发的股市暴跌,这导致了许多公司的股价大幅下跌。结果,不但是普通股民,就连许多商人、政要甚至皇室成员也都损失了他们的钱财。著名科学家Isaac Newton赔光了他全部的家当:20,000英镑(大约相当于现在的250万),这之后他非常难过地说:“我可以计算出天体的运行轨迹,但却算不出人类的疯狂!”

回到现代的“空头”,不禁让我们想起了吉姆▪查诺斯(Jim Chanos)的名字,这个人,他的职业生涯是从一名除雪工开始的,一步步地爬到了德国央行副总裁的职位,在这之后他创立了自己的对冲基金名叫‘尼克斯(Kynikos)’,该词来自于希腊语意思是“玩世不恭的人”。

这个玩世不恭的名字,完全契合了查诺斯的战略,那就是只专注于各类资产的抛卖。在美国能源公司——安能声名狼藉地倒闭之后,尼克斯就成了最出名的一个。2014年,查诺斯的基金公司成功地押注了石油与贵金属的价格暴跌。

其他著名的玩家还包括杰西·利弗莫尔(Jesse Livermore),他快如闪电般地抛售卖空震惊了市场,为利弗莫尔赢得了“伟大的华尔街空头”的绰号。

半人马对冲基金负责人——约翰·阿诺德(John Arnold),也是另一个“超级空头”:他在2006年的夏天从汽油价格的下跌中获利317%,这个过程里,他让他的竞争对手——Amaranth破了产,使其在一周的时间内损失了大约60亿美元。

金融网站SumZero会定期对投下跌注的主要玩家进行评选。

其中最值得关注的人有:

  • 伯特•罗斯(Burt Ross,Wagamon的顾问),自2013年以来,他已进行了三次成功的交易,最成功的一次是押注沃尔特能源股价的下跌:该公司市值损失了99.52%。
  • 而另一位是本·斯普林格(Ben Springer ,Spruce Point资本管理),他最卓有成效的交易就是詹姆斯河煤矿公司股票的抛售:这笔给他带来了99.92%的利润。

 “正如你所看到的,” J. Gordon总结道,“有人是可以从下跌市场中赚得不错,甚至是非常不错的利益。正如希腊亿万富翁亚里士多·德奥纳西斯(Aristotle Onassis)常说的那样,要想做到这一点,你只需要知道一些别人所不了解的……”.


« 实用文章
在社交媒体上关注我们
QQ交谈

诺德在线客服

时间:8:00-24:00